主页 > 医疗 >

打通公共医疗服务“最后一公里”

时间:2019-03-12 10:13 来源:未知

打通公共医疗服务“最后一公里”

养老一直是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聚焦的民生热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发展养老特别是社区养老服务业,对在社区提供日间照料、康复护理、助餐助行等服务的机构给予税费减免、资金支持、水电气热价格优惠等扶持,新建居住区应配套建设社区养老服务设施,改革完善医养结合政策,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让老年人拥有幸福的晚年。
广东省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广东省常住人口总量达到11169万,继续位居全国之首。社区养老服务是否到位?医养结合政策如何更好地推进?养老服务人才是否充足?围绕如何为社区养老提质增效,代表们积极建言献策。
焦点1:养老服务人才是否充足?
全国人大代表、暨南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卢馨:
设“时间银行”存养老护理时间
全国人大代表、暨南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卢馨关注养老问题已有九年时间。在她看来,社区居家养老是适合我国国情的、充分利用社会资源补充其他养老方式不足的有效养老方式,对解决我国养老问题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卢馨说,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主要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由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提供服务,包括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心理慰藉、康复保健、紧急援助等养老服务项目。老龄化的加深,必然导致养老服务需求的上升,养老护理需求将会越来越多样,与此相矛盾的是居家养老专业服务从业者严重匮乏、素质不高、服务水平低、服务项目少。尤其是职业养老护理员极度短缺,专业人才培养体系有待完善。
因此,卢馨建议建立健全志愿者服务活动长效机制,探索建设志愿服务“时间储蓄”制度,当前志愿者为老年人服务的付出时间,将来可以兑现成应得到的相应服务。同时,鼓励吸收低龄健康老年人加入公益服务队伍,本着自愿和量力而行的原则,组织低龄健康老人为高龄和生活不能自理老年人提供义务或者低偿服务。
在卢馨看来,我国对养老“时间银行”的探索规模较小、较为零散,需要通过系统的制度设计,建立起一整套“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相关运行体系,并切实得以规模化运用。
卢馨建议,由政府牵头监管,鼓励各养老机构或社会团体设立“时间银行”,全面开启社会性互助养老模式,让年轻人、初老者和社会上富余劳动力等人士有机会在为老年人献爱心的同时存储自己未来的“养老护理时间”,同时可解决养老服务队伍短缺和养老服务机构人力成本较高的问题。
在具体实施方面,卢馨建议,每个社区、居委或村建立基于“互联网+居家”的养老服务平台,以此为桥梁,将社区管理者、养老机构、老年人、志愿者连接起来,实现基于“互联网+社区”互助养老。
焦点2:村级社区养老服务如何优化?
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社会福利院院长李兰:
在全国推行村级医养结合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茂名市社会福利院院长李兰认为,加快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手段。
“一方面,农村老人受传统观念影响,一般不愿意离开居住几十年的地方,到市区养老院去托养,且托老费用较高,难以长期维持;另一方面,农村老人的儿女一般都需上班或外出打工维持生计,无法长时间在身边照顾老人,容易出现失智老人走失等情况。”李兰说,村级医养结合工作普惠民生,在全国农村广泛推行,对解决农村空巢老人,尤其是患病失能、失智老人的医疗养护问题意义重大。
李兰举例说,去年2018年,茂名市开展了村级医养结合试点工作,全市共建起12个村级医养结合试点。此次试点以居家养老为主,以村级卫生站为依托,以市县镇村四级医联体为抓手,以村建老人活动服务中心为平台,以医生志愿者和学生志愿队伍为助力,通过村级卫生站医疗服务,开拓了医联体转诊绿色通道、家庭医生签约、日常体检、心理咨询、健康指导,以及老人活动服务中心日间照料、康复、娱乐、养生、精神慰藉等服务。“这种创新养老模式有效解决了村中的老年人小病无去处,大病转诊难、养生无知识、精神无寄托、孤独无陪伴的问题,得到广大村民热烈欢迎。”
因此,李兰建议,在全国推行村级医养结合工作,加快推动全国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此外,建议在粤东西北地区先行先试,希望中央财政给予粤东西北专项资金支持开展试点工作。
“加强村级医养结合工作,需进行统筹规划。”李兰建议,将村级卫生站纳入公益事业单位,实行编制管理,打通公共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同时,将村级卫生站和老年活动服务中心建设纳入新农村建设标配项目,对村级卫生站及老人活动服务中心进行统筹安排,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验收。
焦点3:医养结合有何创新探索?
全国人大代表、阳江市人民医院医院感染管理科科长黄晓渝:
建立“医养护”结合的养老模式
社区养老需要哪些补充?在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阳江市人民医院医院感染管理科科长黄晓渝看来,当前家庭养老、社区养老面临诸多挑战,多样化的养老模式未能满足多层次的养老需求。
黄晓渝说,在老人心理的需求方面,老人独居数量快速攀升,沟通和社交能力下降后常容易产生悲观、抑郁、孤独和焦虑等一系列不良心理和情绪,这是家庭养老面临的问题。
在老人的健康需求方面,由于老年人是疾病的高发人群,目前的一般养老院并不具备医疗条件,出现身体问题不能就近鉴别,因而不能得到方便合理的医疗处置。没有家人在身边的老人往往被转往二级医院或三级医院留观和住院,因无亲人的照顾而养老院难以支撑老人的康复过程,导致住院时间过长和过度占用医疗资源。
此外,不能自理的老人不能得到合适的生活护理。居家养老的老人到一定阶段始终难以避免不能生活自理的情况,而家庭不具备老人得到基本照护的能力,丧失了人到晚年应有的健康保障乃至临终关怀。
黄晓渝建议,整合乡镇医疗资源,建立“医养护”结合的养老模式。“关心关爱老年群体,需要政府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需要我们不断创新实践方法,开拓新途径。”黄晓渝建议,依托乡镇卫生院,探索医院、护理院、养老院结合的方式,便捷、有效地解决老年人晚年多层次需求。其中,养老院提供多样化的活动和服务,并提供健康管理和保健教育;乡镇卫生院在必要时提供专业的疾病检查诊断、医疗、康复服务;护理院则针对不能自理的老人提供特殊照护。
焦点4:养老需求如何被满足?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蔡卫平:
多种养老模式并存,满足老年人多样化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蔡卫平认为,多种养老模式并存,才能真正有利于养老服务的提升。
在广州,多个老城区布局的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给蔡卫平留下较为深刻的印象,这类新型机构集养老院、老人日托中心、老人活动中心、长者饭堂为一体,让社区老人实现在家门口养老。“建议由政府提供场地,让社会资本更多进入这一领域,并给予更多优惠政策进行扶持。”蔡卫平说。
而另一类带有护理性质的养老机构,则配备专业护理人员,适合行动不便或本身有较严重疾病的老人。“这种新型区域养老模式适合在一些新建住宅小区进行一定规模推广,或者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区一级的医疗机构联合建设。”
蔡卫平认为,多种养老模式之间也可以相互替换,满足老年人在不同年龄段的各类需求。他建议,养老服务要跟医保结合。“对于各类养老机构,如果不承认它是一个医疗机构的话,就没办法实现普及覆盖。将来的医保发展趋势,可能会将既有医疗职能兼具养老服务的机构也覆盖进去。”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