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时间:2019-04-21 10:16 来源:未知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
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
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
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
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
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
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
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
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
“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
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
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
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
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
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
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
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
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
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
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
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
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
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
“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
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