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创新让传统文化变“时尚”

时间:2019-03-07 10:13 来源:未知

创新让传统文化变“时尚”

    编者按:故宫火锅、故宫配饰、《中国诗词大会》、魏氏面塑……一个个广受追捧的文化产品既展现着传统文化的魅力,也透露出与传统文化不完全相同的味道。在传承与创新中,传统文化成了新时尚,成为满足人民群众文化需求的食粮。今天的时评与您聊一聊——

做好“文创菜”需要真功夫

□高咪

    说起故宫,故宫赏雪、上元灯会、故宫火锅,每一个热词都是网络世界里的“网红”爆款。“三八”节临近,故宫博物院在其网店推出促销活动,文房四宝、配饰、家居等文创产品琳琅满目,瞬间引起一股购买热潮。

    笔者以为,故宫文创产品火爆的背后在于创新。无论是古色古香的古代折扇,还是造型别致的蓝牙音箱,故宫总是能够不断丰富自身的“角色”,做到亦雅亦俗。通过开发有趣、实用的文创产品,实现与人们生活需求的对接。此外,故宫要求文创产品高质量、高水准。据了解,故宫文创产品样品打样常规在四五次以上。火爆一时的故宫口红在研发过程中,仅口红外观设计稿就修改了1240次。精准把握细节、完善制造工序,因为有了近乎苛刻的生产标准,故宫的文创产品才会叫好又叫座儿。文创产品卖得好,景区人气自然不低。去故宫旅游一直是网上的热搜,每天限流8万人的故宫时常爆满,节假日甚至出现排队进宫、一票难求的景象。

    而在全国,成功的例子不止故宫一家。对于国内许多著名景点来说,文创产业的蓬勃发展,为搞活旅游资源带来了新的思路。例如,绍兴兰亭景区、开封大宋武侠城等在“文创+旅游”方面积极跨界融合。苏州博物馆的莲花碗曲奇饼干、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的Q版杜甫文具等文创产品在线上线下受到公众追捧。景点文创已成为旅游观光的一道必点“菜式”。

    文创产品让文化旅游持续升温,也成为景区重要的盈利点。据报载,2017年,故宫文创产品收入就达15亿元。截至去年年底,故宫文化创意产品研发超1.1万件。面对文旅融合将要产出的丰盛大餐,景区如何将文创产品做得“秀色可餐”?笔者认为,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文创产品并不复杂。通过文化底蕴吸引人,通过情趣感染人,将产品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引领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自由表达。

    其实,我们身边也有一条让文化“活”起来的“网红”街——仓巷街。今年春节,仓巷街的惊艳亮相,吸引了不少市民争相前去打卡。当一次“网红”或许不难,但从“网红”到“常红”却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做好“文创菜”需要真功夫,那些成功的案例为我们提供了经验。首先,我们可以结合本地特色开发一些活化本地资源的文创产品,如结合甲骨文、非遗项目进行深度挖掘与开发。其次,可以借助网络社交平台,架起与游客沟通的桥梁,加深游客对本地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只有依托文创产业大力发展旅游业,深入挖掘景区的文化价值,才能把老街打造成一张亮丽的名片,为古城增光添彩。

激活民众心中的“诗和远方”

□邓娴

    最近,《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雷海为拒绝百万年薪、扎根基层当老师的新闻再次成为媒体和网友关注的焦点。据报载,“外卖小哥”雷海为因为夺得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一举成名,成名后,活动邀约、百万年薪邀请……面对一时铺天盖地的赞誉和邀约,出乎意料的是,雷海为最终选择了薪水并不算高的成都一所学校,担任诗词教研老师。

    因为和诗词结缘,凭借《中国诗词大会》的平台,雷海为的人生出现转折。可以说,是《中国诗词大会》成就了雷海为。这是《中国诗词大会》对民众生活影响的一个缩影。其实,《中国诗词大会》带来的影响远不止这些。我们知道,《中国诗词大会》是一档全民参与的节目,是通过对诗词知识的比拼及赏析,带动全民重温古诗词,从古人的智慧和情怀中汲取营养,涵养心灵。该节目广受追捧,拥泵无数,至今已连续举办了四季。

    《中国诗词大会》为何广受民众追捧,笔者以为,从内容创新来说,它满足了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需求,激活了民众的诗心。在真人秀、明星霸屏的年代,《中国诗词大会》如一股清流浸润了我们的心田,激活了民众心中的“诗和远方”。正如《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蒙曼所说,中国人的诗心一直都在,需要被激活。在一次次与传统文化的邂逅中,在读诗、品诗的意境中,我们穿越古代经典,在上下五千年的传统坐标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精神归宿。

    从形式创新来看,《中国诗词大会》参赛者来自五湖四海。参赛者从全国范围内广泛征选,并从上千位报名者中挑选出106位诗词达人参加节目录制,他们来自各行各业,甚至还有外国朋友。比如《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选手覆盖空乘人员、工程师、保安、出租车司机、个体户、公务员等33个行业,年龄最小的仅5岁,最大的71岁。他们中有把所有业余时间都交给诗词的超市生鲜售货员,有每天爬楼56层、用诗词自我鼓励的自来水查表员,有在飞行途中传播诗词之美的飞机机长。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地域,参赛选手的这些特点聚焦了全国民众的目光。

    《中国诗词大会》受追捧的背后透视出国人对传统文化的需求,也是文化自信的觉醒。这说明,创新形式和内容,传统文化也会广受追捧。

让非遗在传承中“活”起来

□高倩

    湖南长沙市中心繁华地段的一家高端商场里,在众多国际大牌名品店包围下有一个文创集市。这里展出销售的是湖南各地土特产衍生出来的文创产品,其中,色彩鲜艳、包装精美的花瑶竹编礼盒套装,花瑶挑花图案的相机带和手机壳,还有儿童益智书《花瑶历险记》等花瑶文创产品吸引了众多顾客驻足。

    这让笔者想起了我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魏氏面塑。作为第四代传人,魏红刚不仅承担了一些幼儿园的面塑手工课程,还让面塑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在淘宝网开设了网店,将捏面人的视频发布在抖音、微信等社交平台,吸引了上百万的粉丝,找他要面塑视频的求教者数不胜数。

    非遗是老祖宗留下的绝活儿,沉淀了太多民间智慧。同为非遗项目,花瑶挑花与魏氏面塑吸引众人的除了这些艺术品承载的历史温度和文化厚度,更重要的是,这两个非遗项目的传承人能深入挖掘项目的文化精神、核心价值,在项目发展过程中不断创新,让科技与文化、传统与时尚、艺术与实用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产生了更大的使用价值,更好地满足了大众消费升级的需求。

    文化的传承不能割裂过去、现在与将来,非遗的传承保护和创新发展,离不开人们的诉求。不管是哪种工艺,都和其使用环境及人们的生活方式、审美有着直接关系。以魏氏面塑为例,在传播渠道上,第一代面人魏在北京天桥下卖面人,而现在的传承人不仅会赶场儿,更多的是借助网络平台营销;在造型设计上,现在的面人不仅有经典的孙悟空造型,还增添了很多时代元素,像汉堡包、小黄人、多啦A梦等;在销售方式上,曾经出售的是成品,而现在不仅出售面人,还销售制作工具与制作技能。这就是创新,且这种创新恰好符合了现代人的种种需求,赋予了面塑这个非遗项目时代活力。

    在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中,非遗既面临着遭受冲击、加速消失的现实威胁,也面临着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历史机遇。古老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