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70年竞技体育:冠军星光耀申城

时间:2019-05-15 22: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王 煜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上海竞技体育长期在全国保持领先地位。

  庄泳、杨文意、乐靖宜、陶璐娜、王励勤、刘翔、吴敏霞、刘子歌、火亮、邹市明、徐莉佳、许昕、钟天使,13位奥运冠军从这里走向世界。据不完全统计,从1978年起,在奥运会全运会的24个大项426个小项中,上海运动员获得世界冠军达405人次。

  同时,上海的棋牌、空海模等非奥项目先后涌现出了胡荣华、芮乃伟、倪华、居文君、周建明等一大批世界级的优秀运动员,常昊更是带领中国围棋站上世界巅峰。

  从上海到世界、从世界到上海,国际视野成为很多上海运动员与教练员的共同气质,申城也成为连接中国体育与世界体育的桥梁。上海的高度姚明、上海的速度刘翔、上海的力度王励勤……他们以及他们身后的教练、保障团队,已成为上海体育在世界的耀眼名片。

  竞技体育,是挑战不可能,是突破,更是传承。上海的冠军之路,源自这座城市的文化对体育力量的激荡,为之增添的独特内涵;而体育精神同时又点亮了这座城市,体育基因植入城市肌理,塑造出充满生机的气质。


首代乒乓国手的传奇


70年竞技体育:冠军星光耀申城


  从在上海弄堂里的地上玩乒乓、到处打“野球”开始,一路进到国家队,成为中国第一代乒乓球国手,为国家拿下世锦赛男团冠军,后来更是成为国际乒联主席,卸任后被授予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称号……徐寅生的传奇,在新中国建国初期就把上海体育的风采带到了国际舞台。

  徐寅生1938年出生在上海。今天的他回忆说,上海是中国与国际交流较早的城市,在他小时候,乒乓球在沪上民众中已经比较流行。儿时的他喜爱打乒乓球,没有球台,他就和小伙伴在水泥地上画一个长方形在地上打球,或者用门板压在砖头上自制“球台”。

  新中国建立后,徐寅生家里的生活条件有了改善。1950年国庆节的晚上,在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俱乐部大厅里,他终于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乒乓球台。从那之后,他开始千方百计找有乒乓球桌的地方打球,工厂的活动室、文体俱乐部、私人开的乒乓球房,他都跑过去,和各种职业各种年龄层次的球友切磋,从他们身上不断学习技巧,加以思考改良后,变成他自己的绝技。

  这样,他很快成为同龄人中的“球王”。1953年,中国乒乓球队第一次参加世乒赛,这让徐寅生大开眼界:原来乒乓球打好了,还可以走上国际舞台。当时的上海体委很重视乒乓球运动,在全市的学生、工人、机关人员等各类人群中都建立了乒乓球队。1955年,读中学的徐寅生加入上海学生乒乓球队。

  1956年,东京世乒赛结束后,夺得亚军的罗马尼亚队来上海访问,要与上海队开展友谊赛。“当时上海体委想要培养新人,破格让只是业余选手的我也参赛。”就这样,18岁的徐寅生有了和国际高手过招的机会。

  面对罗马尼亚队一号主力选手,他在单打中败下阵来。但接下来的双打就不一样了。徐寅生至今印象深刻的是,他有一个发球用的是自己钻研出来的“正手奔球”,球发到对手球台后有一个急速的旋转,罗马尼亚选手没有料到球路会如此诡异,挥拍而去竟然连球都没有碰到,徐寅生直接得分。观众一看对方老队员被上海的一个少年骗了,都哈哈大笑;罗马尼亚选手身边的队友也笑了;连裁判也忍不住笑了。徐寅生和队友配合,赢下了两场双打,轰动上海滩。

  这次比赛让徐寅生感到:世界一流选手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可战胜。“我们中国选手聪明,只要再努力练,一定有夺得世界冠军的一天。”

  从那之后,徐寅生萌发了进专业队的念头,但那时上海还没有专业的乒乓球队,而广州体院有专业队,他联系上后者,通过考试,就准备南下。上海市体委得知这个消息,为了不让人才外流,领导当机立断,在上海体育学院增设乒乓球队。于是,徐寅生留在上海,成了上海体育学院的一名学生,开始了他的职业乒乓球生涯。

  1959年,徐寅生入选国家乒乓球集训队,进入当年世乒赛中国男团的主力阵容,开始成为挑大梁的人物,连续参加了4届世乒赛。1961年在第26届世乒赛上,他获得男单季军,这届比赛中他连扣日本名将星野十二大板,至今传为佳话;他还和其他多位上海选手一起,成为中国男团夺冠的主力。他和庄则栋在第28届世乒赛上获得男双冠军。

  徐寅生善于思考,在乒坛有“智多星”的美称。1964年,他发表《关于如何打乒乓球》的讲话,受到国家领导人及全国各界的高度评价,并鼓舞中国女子乒乓球队在次年打了一场“翻身仗”。1977年担任国家体委副主任后,他还经常穿上运动服和运动员一起打球,并时刻关注年轻运动员的技术和心理。

  1995年至1999年,他走上国际乒联主席的岗位,开始不遗余力地在全球推广乒乓球运动,为乒乓球进入奥运会立下汗马功劳。为了让乒乓球比赛更有观赏性,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推动了40毫米大球取代38毫米的小球。国际乒联为表彰他的贡献,在他卸任后授予他终身名誉主席称号。

  退休后,徐寅生回到家乡。看到上海乒乓人才辈出,中国乒乓球学院、国际乒联博物馆和中国乒乓球博物馆先后落户申城,他非常高兴。他说:“上海一向重视乒乓,它在人才、赛事举办方面的实力也得到了国际的认可。这样的地位,实至名归。”


一年三破世界纪录


70年竞技体育:冠军星光耀申城


  1973年春天,跳高教练胡鸿飞正给当年的上海市小学生运动会集训选手,这时他遇到了一个10岁的孩子朱建华。多年后,朱建华回忆说:跳高苗子挺难选的,要个子高、腿长,而且还要小腿比大腿长;满足了这些条件后,跳高训练又是比较枯燥的,尤其对于那个年龄的孩子而言。

  那时,教练没有让他马上开始常规训练,而是先让他到大场地里去玩。“小孩子到了一个新鲜的大地方,四处跑着特别开心。”朱建华说,这样他就建立起了对训练的感情。朱建华后来身高达到1.93米,但体重只有70公斤,胡鸿飞针对他身材比较瘦的特点,注重了对他进行速度训练,这样的训练方式,保证了他之后的优异成绩。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