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求职 >

海归求职两头热,释放了哪些信号

时间:2019-01-31 10:42 来源:未知

海归求职两头热,释放了哪些信号



  ■ 在推进“双一流”建设过程中,高校一方面求贤若渴,绣球频抛;而另一方面,高校在加速学科交叉融合、新兴学科布点的同时,对人才招聘的需求也更加明晰

  ■ 如今青年海归选择回国发展,正逢其时。但是回国以后,必须尽快调整自己。找到机会展现自己的专长,把自己的专业方向和国家发展的需求结合起来

  这是一位50后资深海归对一批即将归来的年轻海归人才的告诫——

  “青年人,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洋博士,就觉得很了不起。在这里,没有人天天铺着红地毯、举着鲜花向你欢呼、祝贺。这些年,我们国家的学术发展速度非常快,你们回国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上海外国语大学日前举行首届西索国际青年学者论坛,吸引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等近20个国家的70余名优秀青年学者前来参会。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乔国强在论坛上分享“过来人”经历。在他看来,青年人才海外学成,归来后必须要迈好第一步——调整心态。

  区别于普通学术活动,此次论坛被列为“上海高校青年英才揽蓄工程”活动之一,揽才用意十分明显。在交流学术前沿热点问题的同时,青年学者还将有机会参加校方提供的相关面试、试讲、人才洽谈会等。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在推进“双一流”建设过程中,高校一方面求贤若渴,绣球频抛;而另一方面,高校在加速学科交叉融合、新兴学科布点的同时,对人才招聘的需求也更加明晰。正如很多青年学者在现场所感觉得到的,上海高校的教职,越来越金贵了。

  青年海归:“非升即走”压力真的很大

  在荷兰相继完成硕士、博士学业后,今年下半年,小毕就要回国了。参加西索国际青年学者论坛,对她来说,是一次回国求职的探路。她坦言,要找一份理想的教职,越来越不容易了。在国外高校,文科专业的博士应聘教职的难度从来不低,而现在,国内高校的招聘门槛似乎也已提高了。

  “基本上,北上广一线名校都开始实施‘非升即走’政策,入职后六年要接受大考。”小毕的专业方向是语言学,虽然对进大学当老师充满向往,但她说,不少高校现在在入职招聘时,就比较看重青年学者的论文发表情况,对学者入职后也有相应的考核要求。“我们这个专业,发一篇高级别的学术论文的周期一般是两三年,要在入职前六年完成高校的相关考核,压力真的很大。”

  在小毕身边,多位即将毕业的博士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一位即将从英国学成归来的博士生表示,比起待遇、科研启动经费等,她更看重学校是否具有相对宽松的学术环境,能否为青年学者提供发展的平台。

  如何为青年人才“减压”,提供有利于人才成长的环境,高校也用足了心思。上海外国语大学校长李岩松介绍,该校去年启动了人事制度综合改革,未来将提供更优渥的条件、营造更广阔的空间吸引杰出学者。目前,学校设置了受益面更宽、晋升速度更快的破格晋升通道,出台了以“分类设岗、分类评价、分类晋升”为原则的教学科研奖励制度及职称评审办法等,鼓励每位教师发挥自己的优势和专长。

  资深海归:与其抱怨“水土不服”,不如尽快调整自己

  海归回国工作,最期待学以致用,最怕的就是“水土不服”。如何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学术平台,乔国强和多位青年学者分享自己的经历,引发不少人的共鸣。

  乔国强1999年到英国留学,就读于诺丁汉大学美国与加拿大研究院。“在这里拿一个博士学位一般要四年左右,不少人需要花五六年时间。”而他当时创造了一个纪录:只用两年半就拿到了博士学位。

  “我回国的时候,很多研究基本还是跟在西方学者后面,别人做什么我们就跟着做什么。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在有些领域,我们已经可以和西方的学者实现平等对话,还有一些专业领域,我们甚至不再跟在西方学者后面,而是做自己的研究。”也正因此,在乔国强看来,如今青年海归选择回国发展,正逢其时。但是回国以后,必须尽快调整自己。

  “有的海归回到国内不适应,动不动就发脾气抱怨,我觉得这不明智。”乔国强说,真正聪明的做法是双赢,即学者个人成就自己的抱负,也对所在单位有所贡献。“你不能总指望人家围着你转,相互尊重才是最好的。”

  上海高校“揽蓄”海外英才,部分学者资质“惊艳”

  “我们在引进人才时,特别希望青年学者有事业心,能够找到机会展现自己的专长,最好能把自己的专业方向和国家发展的需求结合起来。”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以该校正在大力推进的国别区域研究为例。在国别研究领域,目前的学术著作基本上都是外国学者写的。换句话说,这个专业方向的学术理论框架是基于西方视角构建的。如何能够基于我们自己的学术研究、形成自己看问题的视角和声音?为此,上海外国语大学去年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成立了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在研究院筹办期间,学校就牵头组建了“海外田野调查队”,组织多名专家在中东、非洲、南亚、中亚等地开展田野调查。

  “我们希望更多青年学者通过在海外的学术训练、具备较好的理论功底后,能够用勇气和决心走到这些地方去实际考察、调研,愿意吃点苦、花点力气,通过海外田野调查,把学问做得更深一些,学校也会提供相关的研修机会和资助。”姜锋说。

  记者获悉,上海市教委于去年下半年启动“上海高校青年英才揽蓄工程”,包括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大学在内,一批院校将通过举办学术论坛面向全球邀请海内外具有优秀学术背景与学术潜质的中青年学者来到上海,以学术前沿和热点问题的学术研讨与合作为契机,为海内外优秀青年学者搭建交流与合作平台,为上海“五个中心”建设打造人才蓄水池。

  有知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从一些高校传出的最新动向来看,不少参与“揽蓄工程”的青年学者,无论是学术视野还是专业能力,都“资质惊艳”。当下,越来越多海归选择学成后回国发展,而高校也纷纷将人才引进和人才培育作为头等大事。但在两头热的背后,一个信号也越来越清晰:无论是求职的学者还是招人的高校,双方都越来越理性,越来越明确自己的需求和目标。“高校在人才服务工作上做得越来越细致了,但对人才的要求,也确实越来越高了。”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