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求职 >

【法林】毕业生求职遇新型就业歧视 往事追忆录

时间:2017-07-15 13:54 来源:未知

【法林】毕业生求职遇新型就业歧视 往事追忆录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来自100余所高校的605名应届毕业生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75.7%的受访者表示曾在找工作时受到过不公平的对待,就业歧视成为毕业生求职路上的一大拦路虎。

此前媒体报道,有企业在招聘员工时曾发布歧视性招聘要求,包括“简历丑的、开大众的、信中医的”等五类人“不要”。虽然企业方面回应涉事人员已被辞退,同时对其不当言论表示歉意,但仍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

《工人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传统地域、性别歧视尚未根除,论出身、看星座、比颜值等新型歧视又在一些地方和领域接踵而至。

星座,颜值也成被拒因素

据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的数据显示,2017年毕业生总数预计达到795万。

王胜就是这百万就业大军中的一员。虽头顶国家985重点高校光环,但求职路却并非预想的一帆风顺。在应聘北京一家知名企业时,他发现国内两所著名高校的学生排成一列优先投递,其他高校学生排成另一列投递简历,而自己就属于“其他高校”那一列。后来,王胜并没有进入笔试阶段。

出自名校尚且如此,一些非211、985高校出身的学生,更是发出“输在了就业起跑线上”的感叹。张志刚是河北一所普通高校的研究生,今年求职因学历出身屡次碰壁。“一上来就问你是不是211、985,感觉十分尴尬”。

相比之下,魏冉面临的求职问题则显得颇为奇葩,她表示自己遭遇了“星座”歧视。

在应聘某国企时,魏冉打听到面试官会挨个问应聘者的星座。“我是处女座,面试官得知后,眉头一皱,当时我就感觉自己没戏了。随后他草草问了我两个问题,面试就结束了。”她回忆道,“但其他星座的求职者,有人被问了10多个问题,聊了好久。”

某些面试官因为对某些星座有特别的偏见,会对求职者简历严格把关。白霜现已在人力资源行业工作近8年,她坦言,公司里有位市场总监有着严重的“星座癖”,她推荐的处女座、射手座的求职简历通常会被其直接拒绝。

微博上一则“毕业生遭花样就业歧视”的话题,阅读量近135万,评论近千条,许多人吐槽五花八门的被拒理由——“面试,女生不让进门”“求职得靠颜值”“自己的娃娃音口音让用人单位感觉‘会吓到人’”……

每个职位都有“出厂设定”

教育部早在《关于做好2017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中明确,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就业歧视,凡校园招聘活动严禁发布含有限定院校、性别、民族等歧视性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第3条更是明文规定:“劳动者依法享有平等就业和自主择业的权利。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等不同而受歧视。”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副院长沈建峰认为,在招聘录用过程中,用任何和工作本身没有关联的标准,一般性的剥夺具有特定特征的群体参与岗位竞争可能性的行为,都属于就业歧视。

然而,白霜介绍,虽然公开招聘简章上不会写明性别、学历等限制条件,但是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会加入各种隐性限制。

白霜坦言,在每次招聘启动前,自己都会跟用人部门私下对“需求”。“每个职位基本都有‘出厂设定’,每个行业都有‘潜规则’。首先,简历的筛选要基于用人部门的需求;其次,面试时,用人部门的面试官有自己的招聘标准和好恶;面试过后,录用与否往往需更高级别的人决策,最后选聘时常带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

某知名互联网公司高级经理人刘焕则表示,原则上,招聘职员要看与工作的匹配度,她最看重相关行业的工作经历,但是个人的好恶也会左右面试的结果。刘焕曾经招聘过一个颜值高但能力一般的职员,“长的漂亮,让我心生好感,顺手就招进来了”。

“年轻人现已在职场展露头角,他们的个性更加突出。当他们成为决策者时,选聘时很容易依据个人喜好。”白霜总结道。

那么,用人单位能否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聘职员?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杨保全律师认为,用人单位在选聘人才方面应该具有一定的自主权,可以根据企业要求、岗位特性等选拔企业认为适合的人才。但是,这种自主权是相对的,不是完全不受任何限制的。

抵制就业歧视不应是一个人战斗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遭受就业歧视后,大多数人就此作罢。魏冉表示,自己手中不止一个就业机会,没必要跟用人单位死磕;王胜则称没有证据证明自己遭受了歧视。

沈建峰表示,举证责任和诉讼成本是遭受就业歧视者寻求救济的最大障碍。“在实践中,首先,用工单位在招聘过程中几乎不会告诉劳动者为何没有被录用,因此,即使劳动者被歧视了,往往也是找不到证据的。其次,从我国目前就业歧视案件审判的情况来看,即使构成了就业歧视,司法机关一般只会判决赔偿劳动者2000元左右的精神损害赔偿。这种赔偿根本无法填补劳动者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另外,就业中的劳动者往往需要尽快找到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专门从事这种权利救济行为。”沈建峰说。

杨保全律师表示,劳动者应当勇敢地对就业歧视说“不”。“法律明令禁止就业歧视,许多劳动者已经因为就业歧视被法院认定而拿到精神损害抚慰金,虽然数额一般不多,但这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提醒”。

沈建峰则建议,发生就业歧视后,应做好证据保全。其次,应通过协商,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等寻求救济。最后,也可以向工会、妇联及其他社会组织寻求帮助和支持。

“抵制就业歧视,不应当是一个人在战斗,它是维护特定群体共同利益的行为。”沈建峰强调。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