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女性 >

女性权益的维护者

时间:2019-06-12 11:04 来源:网络整理

“刘律师,当初老公的公司向银行贷款,我签了字,现在公司破产,我不知道怎么办了……”16日下午3时,刘运红正在接受当事人的法律咨询。

今年49岁的刘运红,是女律师工作委员会分管会长、婚姻家庭及未成年人专业委员会分管会长,从事律师行业15年,办理过很多婚姻继承案件。

刘运红是半路出家的律师。起初在机关工作,33岁时,她毅然辞职。“我觉得所从事领域不是自己喜欢的,我还年轻,想要从事律师这一更具吸引力的工作。”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刘运红说,她去律师事务所实习、观看庭审、看卷宗等,考了三次最终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

刘运红办理过不同领域的案子,其中有很多是婚姻继承案。“女性要加强法律意识,学会自我保护。”办理的案件中,有很多情况是当事人的丈夫贷款,当事人盲目签字,最后公司负债,当事人成了“失信被执行人”。

面对家庭困难的当事人,刘运红会减免律师收费,甚至有时不收费。“但有时会遇到这种情况,当事人觉得不给律师费,律师会不尽力。所以我有时会象征性地收取律师费让其安心。”

“我应该属于八月开的花朵,春天的时候在睡大觉,夏天的时候在萌芽,快到秋天了才慢慢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周围的花要么枯萎了,要么已经挂果了,不管怎样,也要努力地试图开出一朵花来。”如今的刘运红不想做杂家律师,想将事业发展到婚姻家事财富传承领域。

“律师是我终生的职业,我会一直坚信。”刘运红说道。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