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士兵讲堂”缘何成为士兵负担

时间:2019-03-20 14:39 来源:未知

“士兵讲堂”缘何成为士兵负担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对基层官兵而言,每天需要面对的工作除了训练、战备、教育、管理,还有各种会议、文电、检查、评比……不可谓不忙、负担不可谓不重。然而这些“忙”是否对战斗力生成都有贡献,还值得商榷。

  军队的基础在基层,打赢的主体在基层。只有真正给基层松绑减负,官兵练兵备战的心思精力才能集中,人人想打赢、人人谋打赢的活力才能迸发。本版将持续跟踪反映基层减负问题,敬请关注,欢迎赐稿。

  ——编 者

  初春的一天,某团组织了一场“军营吐槽会”。团领导端坐台下,聆听基层官兵上台吐露心声。谁都不曾想到,警卫连中士小曹一张口便语出惊人:能不能取消“士兵讲堂”,我再也不想当什么“编外指导员”了。

  这话啥意思?看着憋红着脸再也不肯吐露半句的小曹,团领导有些纳闷。按理说,“士兵讲堂”是战士们展示才华的大舞台,不少战士都以能上“士兵讲堂”为荣,缘何小曹希望取消呢?

  小曹是该团有名的“四会”兵教员。那年,他参加上级教学比武得胜归来后,被营领导指派参加团“四会”优秀政治教员选拔。授课现场,虽然课件制作不如别人的精美,但凭借深入浅出、生动形象的讲解,小曹顺利斩获团“四会”优秀政治教员头衔。

  然而自那开始,小曹在不断收获荣誉的同时,也多了不少烦恼——教导员把全营的心理教育课交给了他,面对机关下发的薄薄几页教案,对心理学一窍不通的他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指导员把婚恋观教育课安排给了他,恋爱都还没谈几天的他却要面对一群结了婚的干部、老士官讲婚恋课,简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还有其他营连干部一有课要上,也第一时间请他“润色”……

  最令小曹苦恼的是,高标准备一堂课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这时间从哪来呢?训练时间肯定不能挤占,只能用休息时间加班加点。然而这样做的后果是,白天训练没精神,训练成绩不断下滑;与家人联系少了,恋人有情绪。面对团领导,小曹无奈地说:“我已近半年没有过周末了,‘士兵讲堂’已成为我不可承受之重。”

  循着小曹的“槽声”,团领导了解到,团里稍有名气的兵教员大多存在类似小曹这样的烦恼。本用来培养基层战士授课能力、丰富教育形式的“士兵讲堂”,怎么就沦为一些战士难以承受的负担?他们进一步调研发现,此种背景下,“士兵讲堂”的授课质量也大幅下降。

  分析背后原因,一方面,不少营连干部对“士兵讲堂”的定位存有偏差,把“配菜”当成了“主餐”;另一方面,个别营连干部懒政怠政,以培养人才、丰富教育形式为由头,当起“甩手掌柜”;再者,机关在导向树立和监管上存在问题。

  针对“士兵讲堂”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该团研究制订《开办“士兵讲堂”十条细则》,对授课频率、授课内容等进行明确规范。同时规定,各营连安排士兵上课必须报机关审批备案。细则下发后,“小曹们”的苦恼也随之化解。

  采访手记

  嗅一嗅“变味”背后的味道

  好端端的“士兵讲堂”为何“变味”了?

  采写完这篇稿子,记者感到,如果只把目光投向“战士增负”层面,未免有些单薄,不妨嗅一嗅“变味”背后的味道:战士频繁登台授课的时候,基层政治工作干部在干啥?

  很多时候,将几个场景聚焦在同一时空坐标下观察,就能找到问题的答案。小曹备课的那一晚,指导员在忙着为教导员准备汇报材料,教导员则忙着帮机关制作文化氛围布设方案……原本的各司其职,因为“层层甩锅”,致使工作忙乱失序。

  这种乱象的发生,归根结底是权责错位。对此,如何划清各级权责边界,避免上级把责任“下放”给下级、机关把责任“下放”给基层、干部把责任“下放”给战士,形成各司其职、各尽其责的良好局面,值得思考和研究。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