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基层传真:班长想换哨,我该怎么办?

时间:2019-03-13 15:01 来源:未知

基层传真:班长想换哨,我该怎么办?

  “闫排长最近的值班表现不错!”指导员的口头肯定,总算让前期犯错的我长舒了一口气。

  前不久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宿舍排哨,排里的杨班长“意外”地靠了过来,忐忑地说有事想请我帮忙。作为去年毕业的排长,和班长搞好关系是历届学长传授的快速融入班排的秘诀,这岂不是一个机会?我特期待地看着他:“你是排里的老大哥,老杨有什么事情说就行。”原来他是今晚第二班哨,希望我给他排到第一班,说完后他便羞愧地低下了头。是换哨呀!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我岂能拒绝,于是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把原本在第二班哨的他换到了第一班。

  之后我犹豫了起来,私自换哨,应该没事吧,该不会有人说闲话吧?“能有什么,不就是个排哨,平常都没人注意,肯定没事。”我心里不断安慰自己。

  第二天风平浪静,一切照常。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谁料到了三天后的晚上,我刚从连值日桌上拿完哨本往宿舍走,就听见背后有人喊我,回头一看,张班长已来到我面前。几句寒暄后,他说今晚的哨是第五班,希望我能给他换到第六班,也就是最后一班哨。正当我要拒绝之际,只见他从我手里拿过哨本:“排长你可不能给老杨换不给我换。”说着就将哨本翻到了那天的那页。张班长的话让我不知所措,义正辞严的胆气一下子虚了起来,我也说不出给老杨换哨的所以然,没办法为了“息事宁人”,顾全彼此情面,我只能无奈地给张班长也换了哨。

  这样,接连几天都有战士找我说换哨的事情,前面开了口,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只能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随着找我调换哨人数的增加,排哨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每到晚上看到桌上的哨本我就发愁,顾此失彼,不知道如何排才好,本来只需10分钟的排哨我硬生生用了40多分钟。每次排哨的时候仿佛都能听到战士们在我耳旁议论,我要站这班,我的哨应该是这班……本想好好值班的我被这个排哨“毁了”,一到晚上脑子里就想着排哨:看新闻吹哨不按时间节点、夜训忘记下达课目、晚点名报告漏报人数……

  状况百出的我“成功”被指导员“约谈”,我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指导员语重心长地讲:“我们作为带兵人,首要的是坚持好原则底线,以身作则,公平公正做事,这样才能真正赢得兵心,树立好的形象。”“排哨虽小,但它却直接影响战士的权益,你偏袒一两个人,影响的是你在所有战士心中的公信力,日常工作琐碎繁多,一定要坚持原则,切实一碗水端平,不能心存侥幸。”连长补充说。

  他们的话像针一样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里,令我羞愧不已。

  排里的一个老班长也私下里告诉我:“排长怎么做,底下战士都看得一清二楚,你得带好头才行!”

  “是时候对这样的‘排哨’作个了断了!”于是当天利用晚点名之际,我鼓足勇气,“光荣”地站在全连面前,向全连检讨前期在排哨上所犯的错误,并承诺以后自己一定会坚持原则,公平公正做事,确保一碗水端平,也借机进一步要求大家时刻以我为戒,遵规守纪,维护好连队各项正规秩序。一番检讨时间虽然不长,但我明显感到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

  第二天一切照旧,不过再也没有找我换哨的战士了。之前两名班长也找到我,我们相互承认了错误,彼此间非但没有疏远反而更加亲密了。

  这周,又到我值班,排哨再也不用考虑这考虑那了,仅用五分钟就完成排哨任务的我甚是欣喜……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