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T >

用后付费模式,做录播双师,办IT—传智播客如何做到IT培训

时间:2018-04-12 11:42 来源:未知

用后付费模式,做录播双师,办IT—传智播客如何做到IT培训

\

  从2017年开始,IT培训机构进行了新一轮的洗牌。随着移动互联网带来的IT行业红利期的结束,以成人IT就业培训业务为主的头部机构在业务和专业设置上都在进行着转型,安卓、IOS等项目逐渐被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专业课程取代。
 
  为了应对全新的市场形态,不少机构开始借着政策红利,加快了在少儿培训领域的扩张节奏。
 
  然而也有机构在逐步开拓在线、少儿编程培训的同时,也向着成人IT培训的源头——高等教育发展,这家机构就是传智播客。据其财报显示,传智播客2017年上半年营收3.16亿元,同比增长48%;净利润5319万元,同比增长111%。
 
  传智播客的起源:帮大学生找工作的理念
 
  传智播客是由最早的创始人张孝祥于2006年创建的。那一年,中国大学生就业率并不乐观,2001年到2006年,短短几年,中国毕业生人数上涨了近300万,就业率却下跌了7%,近100万毕业学子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传智播客董事长兼总裁黎活明)
 
  “张孝祥校长最初的想法是帮助更多的孩子找到工作。“传智播客的现任董事长兼总裁黎活明向笔者回忆道,“找不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大部分来自农村,或是城市里面的工薪阶层,很多家庭通过借钱的方式供孩子上大学。如果找不到工作,对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张孝祥早年一直从事软件行业,他很早就看到了这一领域的人才缺口,于是有了通过编程教学,为学生提高工作能力的想法雏形。
 
  当时,业内做编程培训的主要是北大青鸟和达内,北大青鸟针对高中生,达内针对大学生,两个前辈已经划分了软件培训的受众群体。
 
  而张孝祥最初也没有分一杯羹的打算,他只是租下北京大学的一间教室后就开了课。第一期班学生只有20来人,采用脱产班的方式教4个月课。这样的条件,可以说在业内完全排不上号。
 
  但正因为“小”,张孝祥才有了不遵守常规“一手交钱一手教课”的可能。
 
  “我们当时的学生有一些真的是贫困的孩子。所以他们在这里入学是不收费的,而且不签合同,等他们找到工作再还钱,其实就是出于一种信任。“黎活明说。
 
  通过这种方式教出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些后来已经创业成功,比如红象云腾的董事长童小军。
 
  因为这种无形中的公益性与社会责任感,尽管一开始没有做专业培训机构的计划,张孝祥的早期团队还是逐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口碑,学生数量开始增长。于是,传智播客顺势成立。
 
  主要获客方式:口碑和自媒体社群
 
  黎活明2007年以兼职教师的身份加入传智播客,2008年转到全职。他介绍,直到现在,传智播客的主要获客渠道仍然是口碑传播。
 
  “在2016年以前,大概平均每一位老生可以为传智播客推荐三位新生源。前几天还有个毕业很多年的学生跟我联系,一次就推荐了20多个学生,可以说我们的口碑获客占到70%。”
 
  传智播客的口碑获客之所以成功与创始人张孝祥的理念有很大关系。
 
  黎活明颇为感慨:“可以说张孝祥校长奠定了传智播客的基因,也正是因为在传智播客在前期积累了大量的口碑,才能在这几年出现规模化的发展。”
 
  遗憾的是,张孝祥在2011年12月因病逝世,未能看到传智播客今天取得的成绩。
 
  传智播客的第二大获客渠道自媒体社群营销。
 
  张孝祥创立公司前曾经写过一本JAVA基础教程的教材,他录制了大量教学视频,在网上进行免费播放。
 
  最开始的目的不是获客,更多是一种前辈的经验性分享,但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种举动为传智播客形成了今天包括QQ群、微信群在内的100万人左右的社群生态。
 
  “这个社群生态是自运营的方式,公司投入的管理人力不多,只有几个人,他们主要负责制定群内规则,发教学材料。”
 
  此外,传智播客也并没有组建专门的市场部,取而代之的是一支几十人的自媒体团队,他们通过制作微视频,做脱口秀节目如“科技喵喵喵”、“哎呀我去”等,在优酷等平台播放,达到品牌曝光和吸粉的作用。
 
  录播双师 VS 直播双师
 
  虽然传智播客在2017年已经开始探索线上授课模式,但目前主要的授课模式还是以线下面授为主。黎活明表示,传智播客的授课模式采用的是双元课堂。
 
  “双元课堂和双师课堂其实是一样的,叫双元课堂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双师课堂的名称还没有出现。双元课堂的概念来自德国,也就是优秀的老师授课,表达能力较差但技术能力强的普通工程师带学生做案例,给学生解答问题。”
 
  目前传智播客在全国采用直营模式,在全国19个地区都有校区,其中北京有2个校区,每个校区学生人数几千人。一线城市(北上广深)采用传统面授,非一线城市(长沙,西安等省会城市)则采用双元课堂,线下平均一个班60-70人。
 
  与达内采用的是直播双师模式不同,传智播客采用的是录播双师。
 
  通过大量的实验,传智播客得出了录播双师强于直播双师的结论,并从2014年开始采用录播双师进行授课。
 
  黎活明将录播双师的好处归纳为四点:其一,由于老师的授课状态每天都不一样,所以直播并不能保障教学质量;其二,直播不利于授课优化,录播如果某个地方讲得不够通透,可以补录调优,因此录播质量高于直播;其三,直播是一个老师在讲,而每个老师对每个知识点擅长的部分不一样,录播可以将老师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其四,直播有时会遇到网络的问题,会造成比较严重的教学事故。而录播的内容可以放在线上平台,各校区也搭建了备份服务器对内容进行缓存,相较直播更加稳定。
 
  “直播双师的好处主要在于它是实时的,如果技术发生更新,今天晚上更新,明天就可以讲。但实际上技术更新不会真的以天为单位,一般快的话也就以月为单位。传智播客录播内容的迭代周期是一周,推广周期是两周,半个月就可以讲了。直播的优势完全可以通过迭代周期弥补上。”
 
  那么,录播双师相比直播,在成本上有哪些差异?
 
  “单次录播的制作成本肯定高于一次直播授课成本。“黎活明坦言,“录视频不可能一气呵成,老师直播讲6个小时,那就是付6个小时的费用,而录播做不到一次录完都能用,准备时间上可能要x2,我们的经验是x3。录播真正节省成本的地方,在于之后对视频的反复使用。”
 
  目前,传智播客有员工2000多人,教学人员800多人,其中有50多为老师来自于传智播客的研究院,负责核心课程的研发和录制。
 
  后付费的真正定义
 
  2006年至今,10多年过去了。传智播客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同时,也有自己的不变之道。
 
  张孝祥昔日为奠定了口碑基础的“先上课,后收费”理念,也被今天的传智播客团队很好的继承了下来,并形成了一种特有的运营模式。
 
  \
 
  传智播客针对大学生的IT培训子品牌“黑马程序员”,付费模式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先收费,这其中又分两种:贷款、付全款。传智播客的课单价在1万7到1万8千元,培训周期一般在4个月左右。
 
  另一种则是后付费。
 
  “这个后付费的定义就是不用贷款,培训不用交钱,工作后达到薪水线,比如专科6000以上,本科8000以上,研究生1万以上,没找到工作,或者薪酬没达到合格线,就1分钱不用交。”
 
  黎活明介绍,使用后付费模式参培的学员入学要进行考核。目前传智播客后付费的学生人数不算多,平均每个班里的名额保持在个位数,培训的主力仍是先付费模式的学生。
 
  “在学生入学考试前,我们会发学习资料给他,让他提前准备。这个考试两个目的:一是看学生是否能坚持学完,筛掉决心不强、学习能力较差的学生。二是考核诚信,基本上通过面试方式和调查问卷进行测试。”
 
  这种后付费模式是从2011年开始正式进行标准化实行的,黎活明告诉笔者,目前仅存在极个别学生找到工作不还钱的案例,整体来说,学生的诚信度较高,因此这个模式被一直沿用到了现在。
 
  为什么要上市?办更多的IT大学
 
  将后付费模式发挥到最大限度的是传智播客的大学品牌——传智专修学院。
 
  传智专修学院是传智播客筹办的非学历高等教育机构,其教学期限为2.5年,并提供6个月的就业期。
 
  2017年,位于宿迁的第一所传智专修学院开始招生办学,当年共录取了400多人,到校300多人。
 
  黎活明表示,其中99%的学生都是后付费模式入学的,这些学生在上学期间不收学费,毕业月薪不达8000也不收学费。
 
  “目前每年的学费在3万左右,所以现在还处在打口碑的阶段,不挣钱。我们在2017年融了2个多亿,就是为了把办大学这件事做好。”
 
  为什么要从培训扩展到民办高等教育领域?
 
  黎活明给出了一个简单的逻辑:传智播客最初办IT培训的原因,是为了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难,大学生就业难是因为大学里面教的东西不实用,所以传智播客想从源头解决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问题。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上市的原因,因为我们未来会在全国办更多的传智专修学院,这需要大量的资金。”
 
  对于前景,黎活明十分乐观,他说:“我们的学院第一年报名了2000人,从中筛选了400人,最后报道300多人,而今年目前的咨询量已经翻了10倍。”
 
  此外,黎活明也看好少儿编程的发展,他表示,目前传智播客的少儿编程子品牌“酷丁鱼”已经通过线下体验店的方式实验了两款产品,一款针对少儿,另一款则针对对编程有兴趣的成人。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