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文化临汾:父亲的肩膀 文科博士返乡记

时间:2018-01-14 11:40 来源:未知

文化临汾:父亲的肩膀 文科博士返乡记


寒冷的冬月,夜不能寐。窗外又下起了鹅毛大雪,满天飞舞的雪花,撒落一地的思念,亲爱的父亲,在这寒冷的雪夜,你屋里的炉火是否烧得正旺?你身上盖的被子是否还暖融融?……

这些天来,由于工作繁忙,我一次也没有回家去看望父亲,偶尔给父亲打个电话,也是简单的问句:“爸,你身体好着哩吧!”电话那头父亲总是那句老话:“好着哩,好着哩,你们忙,不用管我。”每次和父亲通话,内容都是那么简单,可我总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父爱的伟大,家的温暖。

听二姐说,父亲最近几天肩膀爱麻的老毛病又犯了,整夜整夜麻的睡不着觉,可他强忍着不让二姐告诉我。我知道父亲这是不想让我工作分心,不想拖累我呀。父亲,我的父亲,你无私的父爱让女儿如何才能报答你呢?回想这些年父亲陪我走过的路,父亲的肩膀为我承受的一切,一幅幅感人的画面又浮现在我眼前……

小时候,我喜欢骑在父亲的肩膀上,让父亲驮着我满地的跑,那种感觉就像坐飞机,嘴里还不停的叫着“坐飞机喽,坐飞机喽”,父亲看着我调皮的小样,忘记了劳累了一天的疲惫,脸上堆满了笑容。童年的我, 骑在父亲的肩膀上,逛过庙会看过戏,走过很远的路,看到了看不到的一道道美丽的风景。

那时候,父亲就对我说要好好上学,好好读书,将来考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就不用当老百姓种地了。我家当时加上爷爷大大小小一共八口人,父母辛辛苦苦忙碌一年的收入,也只能将就着填饱全家人的肚子;为此父亲平时特别勤俭持家,从不乱花一分钱,有时进城办事,连个饼子也舍不得买,就那样饿着肚子回家了,衣服也是将就了一年又一年,洗的发白了也舍不得换,舍不得买新衣。

从小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非常贫困的家庭中,能深深体会到父亲肩膀上的重量,我觉得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就是对父母最好的回报。所以,我的学习成绩一致都很优秀,名列前茅,我也成了父亲心中的希望,同学中学习的榜样。

父亲的肩膀再结实,也有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1993年,17岁的我参加中考,由于中考政策的限制,我虽考试成绩超过了统招分数线,但因为是往届生被降低了50分,错过了统招的学校。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的父亲陷入深深的痛苦中,几天几夜不睡觉,母亲的眼睛哭肿了,血压一下子高了许多,稍有不慎就会晕过去。父亲的脸色很难看,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劲的抽着闷烟。

那天的夜特别黑,死一样的沉寂。我在隔壁屋里能清晰听见父亲在屋里走来走去的脚步声,父亲“唉唉……”的叹息声在那天的夜里也显得特别的响亮。我悄身起床,想去对父亲说句心里话:爸,没关系,大不了明年我再去考。当我站立在父亲的窗前时,心如刀割,如同这寒冬的夜,冰冷刺骨的寒风让我痛不堪言,想到父亲的肩膀为我承受的许多苦痛,我的眼泪就禁不住流了出来……

第二天大早,我还未起床,就听见父亲对母亲说,他要进城去教育局问问,看我还有上学的希望没。此后的几天里,父亲天天进城看有没有我录取的消息。天无绝人之路,一天下午父亲从城里回来,人还未进门就喊着,录上了,三女录上了,我的小名叫三女。原来父亲带回了我被省外一所中专制学校按委培生录取的好消息,全家人多天沉寂沮丧的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过了一会,等大家的情绪稳定下来,父亲无奈的说,这录是录了,不过要一次性交清三年五千元的学费。这多么钱到哪去拿,因为全家人都知道目前家里只能解决温饱,没有什么积蓄,这五千元的学费,对于我们这个贫困家庭来说,就如同是一个天文数字。

父亲和母亲商量着:要不先借钱吧,实在借不下了,就把家里那头耕地的骡子卖了。望着父亲憔悴的脸孔,我对父亲说:“爸,实在没钱,我就不上了,咱家的骡子说啥也不能卖,卖了我们用什么种地呢?”父亲用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用他那坚实厚重的肩膀推打了我一下,严肃地说:“不上学就是睁眼瞎,知道吗?不就五千块钱吗?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你上这个学校!”父亲虽这么说,可我心里明白,这五千元的学费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了父亲的肩膀上,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

为了凑够我上学的学费,为了能让我走出大山,不再像他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为了让我将来有好的生活,一向好强的父亲,为了他的女儿放下了他男人的面子,向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你三百他五百的借钱,大家知道我考上了学校,也都纷纷出手资助,短短一个星期,父亲就凑够了我上学的五千元学费;看着那一沓沓向亲朋好友借来的带着血汗的学费时,父亲那满是褶皱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父亲的肩膀终于舒展了许多。

开学前一天,父亲去送我,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没钱了就给他写信,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到了学校不该花的钱一定不要花,省着用。上中专的三年里,当我没钱时父亲总会很快把钱给我寄过来。收到钱的那一刻,我心里非常难受,想起父亲用双肩挣来的辛苦钱,我不能自已,潸然泪下……

父亲的肩膀就像一座大山,呵护着我,给我温暖,给我力量,我靠着父亲的肩膀,走出了大山,考上了学校,学业有成。毕业后,我参加了工作,挣了工资,于是我把第一个月工资和往后工资全交给了父亲,减轻了父亲肩膀的负担。每次去看望父亲,父亲总是说:我啥也不缺,啥也不用给我买,你们都忙,不用管我,我都好着呢!回家的时候,父亲总是把家里能拿的,大包小包的非要让我带上。我知道我在父亲的眼里,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永远是他肩膀上不可分离的一部分。父亲,你为我付出了很多,而我却为你付出的很少,做女儿的会永远记在心里。

2017年5月,父亲因病住院,我去看望,看到病床上父亲劳累困顿的肩膀时,往日父亲用他坚实的肩膀细心呵护我的一幕幕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至今历历在目。如今,父亲你老了,女儿我就是你停靠享受的肩膀。

父亲出院后明显有些老年痴呆症,时常忘记这忘记那,却从未忘记过我,别人看他拿的牛奶之类的东西,他都舍不得吃,特意为我留着,我每次去看望他,他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我走时带上,我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泪如泉涌……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多年来,父亲饱经风霜,含辛茹苦的用他坚实的肩膀,精心的呵护着我们这个家,呵护着自己的孩子们,可又有谁知道父亲肩膀背后的故事,谁又知道父亲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姐妹五个人,流过多少汗水,饱受过多少苦痛,只有我们身为父母后,才能深深体会他们当时的生活困境。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常回家看看父母,多陪陪父母,多关心父母,以实际行动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父亲的肩膀,让我感动,让我难忘。父亲的肩膀,使我为之努力拼搏,为之终生奋斗。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