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抗洪大堤上,这些温暖瞬间令人感动

时间:2020-08-07 01:28 来源:网络整理

大堤十日

   

■李政 金少君 解放军报记者 李怀坤 特约记者 戴强

   

险情四起的大堤上,奔涌咆哮的洪水中,毒辣的烈日下……年轻的他们化身为堤,筑起铜墙铁壁。

为了百姓安危,汛期的每天每夜,他们随时待命;大堤上的每分每秒,他们冲锋在前。

他们,是人民子弟兵,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今年夏天,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执行抗洪抢险任务,大堤上发生了无数令人动容的故事。今天,为您讲述的是第71集团军某旅官兵的抗洪故事。

     

时间:7月13日23时

我也想和他们一样

 

讲述人:副班长 姜鹏飞

7月13日凌晨,我们从营区出发时,还下着雨。

“现在汛情严重,兄弟单位已经出发,希望同志们随时做好紧急出动的准备……”旅长贾新军的动员简短有力。

出动号令一响,我们三省三地多个营区的官兵即刻启程,驰援安徽抗洪一线。

天一直灰沉沉,烟雨里远山朦朦胧胧。越接近目的地,道路两边的洪涝灾情越严重。沿途好几个村庄已经被淹,有的房屋只露出房顶,电线杆和大树像江水里孤零零的浮标。

洪水这么大,不知道乡亲们现在都怎么样了?一想到这些,大家心里就很着急。

在军车上颠簸近10个小时后,车队抵达任务区域。来不及调整休息,就听到指导员布置任务:望江县华阳镇磨盘村长江堤坝出现漫堤险情……

争分夺秒,我们与洪水“短兵相接”。一锹土又一锹土,一个沙袋又一个沙袋,我不知道自己在大坝上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趟,只觉得沙袋越来越沉重、肌肉越来越酸痛。

但我们不能停——身后是百姓,我们没有退路。

组织休息时,吃完盒饭,看着眼前一望无垠的长江,我有些出神。

当初,我参军就是为了保家卫国。现在上抗洪战场,我真的可以奋不顾身、保护家园吗?

我知道,我可以!人民子弟兵为人民,穿上这身军装,就要永远把使命扛在肩上。

晚点名,满身是泥的排长王明皓干净利索地讲评了当天工作。如果不是因为灾情,他本应在家休假。

前不久,排长已经确定要转改文职。其实,我心里早做好和他告别的准备了。

这次出发前,我给在家休假的他发了条微信:“排长,我们去抗洪啦!”

没想到,排长收到信息后,立马向连长打电话确认。之后,他以最快速度坐飞机、转地铁、乘高铁、打出租,赶在我们出发前回到营区。

一路奔波,排长回来时灰头土脸。我却觉得,那是我见过他最帅的样子。

归队的队伍里,除了有排长,还有不少退伍的战友。兄弟连队刚退伍的王迎港,就是安徽安庆人。听说我们到他家乡抗洪,他第一时间向老连队递交了请战书。

连队党支部同意后,王迎港当即和我们一起站上大堤,装沙袋、筑子堤,日夜奋战。

再过不到两个月,我也要满服役期了。这5年来,我成长了很多。但在洪水考验面前,我发现自己还没有真正做到独当一面。

我崇拜我的排长,我崇拜老兵们。

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战胜洪水,也战胜自己;守护人民,更守住初心。

抗洪大堤上,这些温暖瞬间令人感动

7月18日,第71集团军某旅官兵合力下水堵管涌。桂天翔 摄

 

时间:7月16日22时

我用铁锹切“蛋糕”

 

讲述人:连长 曹进国

“嘟嘟嘟……”7月16日早上5点,还在睡梦中的我,突然被急促的哨音惊醒。

连续多日高强度的抗洪任务,让我和连队战友们格外疲惫。

我下意识坐了起来,可人还是有点懵。原来,安庆市永乐圩防守段水位急剧上涨,出现多个管涌群,情况十分危急。

我们到达现场后,发现有一处纵深约40米的环形管涌区。这是我们营的任务段。前两天,我们已经在管涌区域抢筑了高约80厘米的围堰。由于持续强降水,水位再次濒临圩坝顶端。

随着水位差压力增大,管涌区域不断渗出大量泥水。如果不及时处理,管涌将会掏空地基,导致溃堤,直接威胁到下游人民群众和良田的安全。

时间不等人。这个时候,多等一秒,危险就多增加一分。

旅政委何少波立即在现场召集我们开会。“情况很危险,我不多说,简要作个部署……”政委语速很快、语气很急。

几分钟后,我们马上展开部署,成立“百人突击队”,冒着暴雨对环形管涌进行“大会战”。

从早上7点到晚上6点,我们全连扛着沙袋不停地在松软的围堰上跑。雨水、汗水和沙袋上渗出的泥浸满全身,每个人都变成了“雨衣泥人”。

在暴雨中干了一整天,我们将原来的沙袋墙加高至1米7,加宽至1米5,形成一道坚固的屏障,及时有效控制住了险情。

经过连续奋战,许多官兵体力消耗很大。此刻,如果不能及时封堵管涌,洪水一旦冲开缺口,一整天的辛苦就都白费了。

关键时刻,政委做了“总攻”动员:“我们的‘铁军’在哪里?”“在这里!”

“我们‘攻坚劲旅’的传人在哪里?”“在这里!”

“完成此次任务最后的冲击,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官兵们响亮回答。最终,在齐胸高的水塘中,我们转运沙石成功封堵管涌。

长时间的浸泡和高强度的体力消耗,掏空了我们的身体。看到许多战友上岸后腿一软直接瘫了下去,我真的非常心疼。

“管涌会战”胜利后,我也累得坐在地上睡着了。

我睡得正香时,突然被人摇醒。

“又发现新管涌了?”我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

不知是谁,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把我拉到了堤坝边。手松开那一刻,一块插着绿草的巨大“泥蛋糕”出现在我眼前,还是两层的!

昨天,妈妈还打来电话,提醒我快过生日了。不过,抗洪任务这么紧张,哪有心思过啊。

没想到,列兵张广建和我是同一天生日。我们俩被大伙簇拥在中间,唱生日歌、许愿,接着开始切“蛋糕”,刀叉就是抢险用的铁锹,盘子就是装土用的袋子。

我知道,作为“精益求精、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连的连长,平日里大家私下都觉得我挺“冷酷”。但今天他们把“泥蛋糕”抹在我脸上时,我心里其实特别甜,也特别暖。

原来,指导员曲京凡和排长宋紫阳,特意在任务间隙为我们策划了这场“战地生日会”。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