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在云南,这个政委的愿望为何是让怒江沉默? 麦当劳杀人事件

时间:2017-11-29 13:05 来源:未知

在云南,这个政委的愿望为何是让怒江沉默? 麦当劳杀人事件

太阳从高黎贡山上一点点升起来了,阳光透过缭绕的云雾温柔地抚摸着怒江两岸的树木、田地、楼房和道路,当然,也包括那片正被嘹亮的口号声搅得热气腾腾的军营。

这天是星期天,黄正标和杨银军相约请假外出。当这两个年轻的士官兴高采烈地走出营区时,突然一辆部队越野车停在了身后。越野车后面的车窗摇下来了,里面露出了一张他们十分熟悉又有些畏惧的脸。现在这张脸上写着的是他们看不懂的表情,不知是严厉还是温和。“怎么边走路边打手机?”这声音和平时在会场上听到的声音一样。黄正标知道王昕政委又要给他们上课了。黄正标刚要解释,杨银军在后面用手指捅了他一下,只好默了声。“咋不解释了?你不是支队最有名的士官教员么?”王昕的语气中有了一点点冰雪消融,“愣着干嘛?上车!反正闲着两个座。”

黄正标和杨银军刚要推辞,后车门“嘭”的一声已经打开了。“政委你看——” 黄正标紧张得不知该说点啥。“我去州政府开个会,顺路捎你们一段。”黄正标和杨银军一前一后上了车,都做好了挨批的准备。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王昕再也没有说走路打手机的事。但话题却是围着手机转。一个月多少话费?和父母都汇报些什么?使用手机是促进训练还是影响训练?最后又聊到了微信的问题。

让黄正标感到吃惊的是王昕竟然能叫出他的名字,一连讲到了他在支队战士大讲堂上的两次授课的大致内容。还叮嘱他下一次讲课时,尽可能少讲理论,要多讲身边人身边事,并列举了支队的网络大侠、修理王和队列标兵等。杨银军在一旁听着两个人聊天,心里却在暗暗发狠,“我也要好好发挥特长,也要让政委叫出名字。”

越野车快到州政府时,王昕掏出了手机对黄正标说:“加个微信吧。我倒是想听听你们这帮娃们平时心里在合计什么。”“叮”的一声后,黄正标的手机屏面上跳出了五个字:沉默的怒江。黄正标心中一颤。

黄正标第一次听到王昕授课是2016年的春天。在那之前半个月,支队换了政委,虽说是一个新政委,但却是一个老同志了,好像在几个单位的正团职岗位上工作过。这次授课,王昕没拿稿,没做课件,讲的竟然是自己的故事,就像是在聊家常。那天讲课临结束时,王昕说:“咱们支队虽然编制小,但使命不小,小支队也要有大作为。虽然执勤目标少,但责任不轻,思想上不能麻痹大意。只有这样,心才安宁。”也就是在那次课上,战士们才发现,来了不到一个月的王昕帮他们梳理出了这样的新发现,他们这个在武警云南总队编制中最小的单位,竟然是全省唯一担任州、县看守所的外围武装警戒以及驻地反恐处突、藏区维稳、边境维稳、抢险救灾“五大任务”的支队,顿时荣誉感和自豪感倍增。那天,解散时带回的队伍歌声格外的响亮。

2016年年底,王昕由于腰椎滑脱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难得轻闲了下来,手机伴着他度过了将近一个月。支队一些干部要去医院探望他,都被他拒绝了。但是好多干部发现支队的几个微信群里,有个叫“沉默的怒江”的发言不多,但引出的话题却都是大家感兴趣的。偶尔的总结也甚是到位精彩,总能让人内心感到力量与信心。

前不久,王昕又一次走上了讲台:“我已经先后经历了三次大的改革,从院校到部队,从部队到边陲,越改离家的距离越远,越改年纪越大。但是我越来越相信明天,明天一定会更好。”王昕这次讲课的结束语讲得十分动情:“我人生的脚步从祖国的西北出发,现在走到了祖国的西南。我用黄土高原上人们朴素的情怀,守护着‘三江并流舞银蛇、四山竞耸称奇雄’的怒江。我只想和大家用我们的行动把这里变成幸福之地,变成放心之地。让百姓安宁,让怒江沉默!”

怒江沉默?一瞬间,许多人好像读懂了什么。台下的掌声响起来了,像是滔滔奔流的怒江。而王昕的脸上,庄严并沉重,像是沉默了的江河。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