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

公費定向師範生撐起鄉村教育振興的藍天 药商风流

时间:2018-01-13 10:56 来源:未知

公費定向師範生撐起鄉村教育振興的藍天 药商风流

1月9日,寒冬中的蓮花山霜雪漫天,樹木被冰掛包裹。受冰凍天氣影響,地處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花垣縣供電中斷了,偏遠山區山腳下的寄宿制學校吉衛民族小學夜晚一片漆黑。
 
“日出喚醒清晨,大地光彩重生,讓和風拂出的音響,譜成生命的樂章。”教室里,龍海燕老師正揮舞著手機,借著這一點點亮光,學生們一起唱著歌。突然,燈亮了,來電了,教室里爆發出一片歡呼聲。
 
5年前,龍海燕作為湖南第一師範學院的公費定向師範生,畢業回到大山里的家鄉任教。她熱愛學生,把教師這個職業視為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
 
龍海燕從教第一年任小學一年級語文老師,她班上的學生小欣是個孤兒,和祖母相依為命,每當被問及父母時就會掉眼淚,學習成績也特別不好,
 
為了讓小欣勇敢面對困難,龍老師想出一個辦法︰帶著小欣和幾個學生在校園里開闢了一塊小菜園,種菜澆水、記錄菜苗生長。每次在班上放映菜園的圖片時,同學們羨慕的目光讓小欣越來越自信,越來越有成就感。
 
自信了,學習勁頭也就來了。半學期一過,小欣的學習成績一躍成為班上的第一名。“正是這件事讓我懂得了教師的關愛,對于一個孩子是多麼的重要。”龍海燕說。
 
學生小玲的父母離異了,父親每天把精力都放在農活上,基本顧不上小玲。在學校住宿的小玲泌尿系統有問題,會不由自主地漏尿。有一段時間,她每天身上都有異味,班上的學生不喜歡她,都捏著鼻子離她遠遠的。為此小玲很自卑,學習成績也不好。
 
“我們應該愛護幫助身邊有困難的同學,而不是歧視她們。”龍海燕成為小玲的班主任後,首先從同學們的思想教育做起,同時告訴小玲︰“我們要面對困難,要獨立堅強,努力使自己變得更好。”
 
龍海燕和小玲約定,每個星期帶3條褲子來學校,經常提醒她換褲子,並把換掉的褲子拿去清洗。她還耐心地向小玲的父親講家庭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一年後,小玲的身體痊愈了,每天穿戴得干干淨淨,學習成績有了明顯進步,同學們也不再疏遠她,她臉上的自信與快樂越來越多。
 
農村的孩子不擅長語言表達,小玲在一次作文中寫道︰“我有一位美麗善良的語文老師,她是比我媽媽還要親的人。”這句話讓龍海燕感動了很長時間。
 
“教師這個職業,給我帶來幸福感與成就感。”龍海燕說,學校是個讓人覺得幸福與快樂的地方,這份幸福感、成就感源于踏實的心態,這是從第一師範帶回來的“安于教育、回報教育、奉獻教育”的初心。
 
龍海燕所說的“第一師範”——湖南第一師範學院,是中國現代師範教育的搖籃之一,是毛澤東、蔡和森、何叔衡、任弼時、李維漢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母校。
 
近年來,為了解決師範生生源質量差、高素質小學教師短缺和公費師範畢業生就業難問題,第一師範學院開創了初中起點六年制本科學歷農村小學教師公費定向培養模式,成為我國公費師範教育的重大創舉,2010年被列為國家教育體制改革試點項目。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推動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高度重視農村義務教育。第一師範學院校長童小嬌說,目前學校已經形成“初中起點、六年一貫;綜合培養、分向發展;三性融合、三位一體;實踐導向、能力為先”的鄉村優秀小學教師培養經驗。
 
童小嬌介紹,截至2017年,第一師範已培養畢業1361名具有“能說會道、能唱會跳、能寫會畫”特色的六年制本科小學教師。目前,在校師範生中公費定向師範生有10609人,成為全國最大規模的鄉村小學教師公費定向培養高校。
 
公費師範畢業生綜合素質高、發展潛力大,正迅速成長為鄉村教育骨干。2011屆畢業生蒲晴自願到山區小學從教,先後被新晃縣評為“優秀教導主任”“優秀鄉鎮教師”。2016屆畢業生向立華工作不到一年,其負責的學校關工委工作獲得懷化市教育系統先進單位,他被評為2016年漵浦縣優秀教師。
 
2017年11月20日審議通過的《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指出,要重視建好建強鄉村教師隊伍。
 
這一決策讓長期從事鄉村教師培養工作的童小嬌非常激動。她認為,未來國家和地方應大力提高鄉村教師的待遇和保障,滿足他們的精神需求,拓展提升渠道和發展空間,公費師範教育將實現可持續發展。
 
湖南省公費定向師範生加入鄉村小學教師隊伍,提升了師資水平和鄉村義務教育質量,促進了城鄉教育均衡發展和教育公平,獲得了社會的廣泛贊譽。經過四年的磨煉,2016年9月龍海燕被任命為吉衛民族小學副校長、教務處主任,“我要用自己的所學回報家鄉,讓更多孩子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龍海燕說。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