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T >

印度IT人“海外猎身记”

时间:2020-08-14 00:56 来源:网络整理

印度IT人“海外猎身记”

印度的班加罗尔被誉为“亚洲的硅谷”

印度IT产业是个奇迹。

2010年前后,在IT业蓬勃发展之际,印度国民识字率不到65%,同期的中国,已达到93%。而此时,拥有电脑的印度人不到2%,但当时的印度有着远超中国的IT发展水平。

这背后是印度种姓、阶层严重不平等的结果,教育资源集中于少部分精英群体,培育了数量庞大的高素质IT人才。到海外去,是唯一可以让他们发光发热的康庄大道。

印度IT产业的成功,在于它跟国际经济发展的完美对接。源源不断的人才被输送至海外,于是硅谷成为印度IT人的后院,印度人纷纷掌舵全球科技巨头,可谓群星闪烁、光芒四射。

但是,光鲜亮丽之下,这条通往硅谷的路,又有多少人被撞得头破血流?到海外去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一代人之前,班加罗尔被称为“养老者的天堂”。这里风景宜人、城市规模适中、民风淳朴,它是理想的退休地,一度还是最美花园城市的有力竞争者。

世纪末迄今的IT业招聘狂潮,以当地人未曾预料到的方式,彻底改变了班加罗尔,改变了印度的文化。IT,让印度人有机会接触世界。1969年生的Vasudhendra是印度的文化评论家,他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如果有人去美国、英国或任何其他国家,是成就的象征。

而一旦进入IT行业,每个人都能获得出国的机会。“安装一个软件项目,参加一个培训项目,谋取一份国外的薪水,简直轻而易举。”维克·瓦德华1982年入职微软,当时整个微软只有两个印度人。6年后,瓦德华升任微软项目总经理,此时,印度理工学院的毕业生越过印度洋和太平洋,络绎不绝加入微软。

如今,大洋彼端的硅谷,早已是印度IT人的后院。根据考夫曼基金会的统计,2006年至2012年,硅谷每100个初创企业中,就有40个由移民创建,其中大约有12个由印度人创办。

印度IT人“海外猎身记”

先后担任谷歌CEO 、谷歌母公司AlphabetCEO的桑德尔·皮查伊

印度人掌控着美国30%的五百强企业。

先后担任谷歌CEO、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的桑德尔·皮查伊,可谓是闪耀硅谷的“印度之光”。1972年出生的他,来自印度第四大城市钦奈(又名金奈,原名马德拉斯),母亲是一名速记员,父亲在当地的英国公司里从事电气工程。

小时候皮查伊家里穷,没有卧室可以住,只能和弟弟睡在客厅,一家四口挂在一辆小电动车上去上学、上班。皮查伊智慧过人,高中毕业后考入印度著名学府—印度理工学院坎普尔分校(IIT Kharagpur),一所盛产IT、工程人才的高等学府。1997年,25岁的皮查伊在斯坦福读完硕士,拿到了美国H-1B签证—这是一个适用于高技能外籍劳工的工作签证。

皮查伊的逆袭之路,不是孤立个案。IBM的CEO阿尔克温·克里希纳,微软的CEO萨蒂亚·纳德拉,Adobe、思科、摩托罗拉、万事达等科技巨头,都有印度人担任CEO或联合创始人。有数据统计,印度人掌控着美国30%的五百强企业。

印度人的逆袭,其实有共性可循。他们都来自印度顶尖的理工学府,大多理工科出身,有技术背景,同时也专门研习MBA课程。他们赴美深造,落地生根。他们职场忠诚度高,做事兢兢业业。

当然,我们看到的,是成功者站上了金字塔顶端,是这套叙事里最光鲜亮丽的部分。但无法忽视的,是金字塔基座之下,那些沉默的大多数。

皮查伊们是通向科技圣地的明灯,而无数IT劳工,正上演着一场头破血流的“出埃及记”。皮查伊们的背后,隐藏着印度独有的隐秘现实,一个关于技术劳工的特殊现象—猎身。猎身系统

新千年初,当时的牛津学者项飙前往印度做劳动力方面的调研,他心里有一个问号:被印度官方炒得轰轰烈烈的IT热,普通印度老百姓是否关心呢?

他在印度基层看到了实实在在的IT热,但它热的不是关于IT的产品或产业,而是IT人—年轻人争相要当IT人、拿国际水平的IT工资。

项飙发现,不均衡的国内社会结构造成了这一特别强烈的愿望,促成了剩余价值从社会低端向高端的转移,使得IT业在短期内快速发展。于是,印度IT业空前发展的时期,也是IT人才以空前数量和速度外流的时期,去海外是他们发挥所长的唯一方式。

印度独有的“猎身”现象,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形成的。“猎身”是一种业内的隐秘说法,英文名为“Body Shop”,也叫“劳力行”。其直接起源,跟Y2K问题有关。所谓Y2K,即Year 2000 Problem—2000年问题。

1990年代后期,计算机界担忧新千年到来时,某些程序在计算时得不到正确结果,时间会重回1900年,全球计算机程序可能会停摆,造成灾难性后果。这种恐慌,催化了科技公司的技术创新需求,他们需要大量人力来革新老式的程序。

大企业就将各种Y2K项目外包出去,临时劳动力的需求被激活。承包商将目标转向海外,特别是印度,他们委托劳务中介公司帮助招工。印度人嗅到商机,在全球各地开设猎身公司(劳力行),如雨后春笋一般。

不同于传统中介招聘机构,劳力行直接管理工人,提供担保、办签证、付工资、管吃住。美國上千家提供印度IT劳工的劳力行,曾经一度掌管着2万多名IT劳工。

与劳务经纪人签订合同,也有利于美国雇主。在一些临时工作中,大企业配备人员更灵活,而且人力成本也远低于市场价。早些时候,思科、Verizon、苹果、谷歌、eBay以及联邦政府的某些部门,都跟这样的劳力行建立合作模式,并对这些剥削行为视而不见。直到近些年,部分公司才调整了它们的合作准则。

猎身系统的底层存在一个恐怖生态,剥削、羞辱、法律威胁无处不在。

劳力行根据项目灵活调遣手里的员工,有客户找上门,它们就派工人出去,不需要的时候,工人就回来坐冷板凳。

这时,会出现大量长期没有工作、却持有H-1B签证的人,但这是违法的。工人们的契约被劳力行拿捏得死死的,却无法反击。劳力行抽成工人的工资,将其福利收入囊中,并敲诈离职的工人。恐怖生态

“契约仆人”也许是一个更准确的形容。

一位名叫Saravanan Ranganatha的印籍计算机专家,持有H-1B签证。他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描述:“在我的雇主那里,你几乎可以看到我脖子上的皮带。”

“这有点像一条隐藏的链子……你最好闭嘴,否则你会失去一切。”

美国调查报道中心(CIR),曾花了长达一年的时间进行跟踪调查。他们发现,猎身系统的底层存在一个恐怖生态,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技术劳工的梦想变成噩梦,剥削、羞辱、法律威胁无处不在。

CIR发现,禁锢这些高技术劳工的工具,包括限制性的雇佣合同—很多工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而合同存在法律漏洞,即使是移民专家,也难以厘清这些中介是如何玩弄制度的。

从2000年到2013年,约有4400名持H-1B签证的科技劳工,被非法扣留了至少2970万美元。坏人们躲在隐秘的劳力行,很少被抓到。

通用右侧嵌套--通用嵌套--人民网